返回

回到大唐做魏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 买了个最牛叉的宝贝(一)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何忠自然是被李泰骗到库房给锁了起来,李泰很清楚,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宫,顶了天挨顿打被关到率更寺和李神通肩并肩,要是带着何忠出来,保不齐李世民把火撒到何忠身上砍了何忠。

李泰还是个有良知的普通人,做不出让别人拿性命给自己的错误买单的事情。

李泰溜达了一阵,正走的腿累想找个代步工具的时候,恰巧看到有辆驴车从丰乐坊里出来。

赶车的是个老翁,白发乱糟糟的,脸上糊着一层黑糊糊的炭灰,破旧的衣服上也是左边一块黑,右边一块黑。

李泰抬手拦住老翁:“老人家,我租你的驴车,带着我去一趟西市。”

老翁见李泰衣着光鲜,腰里还挂着一柄短刀,晓得李泰怕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小郎君。

老翁开口道:“这位小郎君,可不敢,额还得回去烧炭呢,要不然明天饭都吃不上。”

“这有什么,我是租又不是抢,你明天卖多少炭,我翻一倍给你,耽误你的功夫我也给你折成钱!”李泰大手一挥,一点不客气,也不管车上的炭灰,一屁股坐在了板车上。

老翁还想说什么,李泰直接抛给老翁一小块银子。银子这东西虽然不好花出去,但还是能花的,比铜钱顶用不少。

“那咱们去西市看看?”李泰搓搓手兴奋的说到。

老翁看了看银子看了看李泰,狠狠一点头:“随小郎君的意!”

西市,隋代称利人市,唐改为西市。经营各种商品交易的商贾近千家。大街四周设有很多旅舍、旗亭酒肆及饮食摊点。通过丝绸之路来到长安经商的西域及中亚、西亚等地的胡人也多聚集该市。

现在离敲鼓闭市、封坊的时间还早,驴车带着李泰哒哒哒走了一阵,来到了李泰心心念念的西市。

还未到西市门口,西市里喧闹的声音已经远远传了出来。

李泰进了西市,发现西市真真是个好地方。

胡姬与东南亚各国艺人,舞者戏子,曲艺杂耍,比比皆是,往来不绝。尤其那些个胡姬,挂着两片凉快无比的布,便在街边晃荡拉客,看的李泰有点上头。

现在李泰总算知道了当年李白在西市流连忘返的原因。

“看朱成碧颜始红,胡姬貌如花,当垆笑春风。笑春风,舞罗衣,君今不醉将安归。”——李白《前有一樽酒行二首》

看来这西市胡姬,能把当年的诗仙李白都迷的五迷三道,着实是有点东西的。

李泰坐着驴车,穿行在西市中,随处可见搭台歌舞的舞姬唱家,文化娱乐氛围那是相当的浓厚,有那种商场门口搭台子表演歌舞的气氛了。

贩夫走卒,商旅驼队,揽客胡姬,这使得西市内充满了人间烟火气,大衣行,秤行,豆家店,酒楼等铺面,在西市中可谓比比皆是。

米麦行、布帛行、木材行,酒肆、口马肆、饼肆不一而足,称“行”的大,叫“肆”的小。

李泰好比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,目不暇接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街边各式各样的店铺。

什么叫盛世?原来长安的盛世藏在西市里!什么叫唐朝的烟火气,原来唐朝的烟火气躲在西市里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