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回到大唐做魏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五章 太极殿里的宴席(三)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【把明天的2000字提前发出来,明天偷懒一天】

李泰放下心来,开始思考李世民是什么意思。

七步成诗?好像是曹植的典故,说的是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。

难不成李世民其实是在敲打李恪,表达对李恪让自家兄弟当众出丑的不满?

可是李世民敲打李恪干嘛让我作诗?

李泰还在犯迷糊,但是李承乾已经反应过来。

李承乾见李泰还在思索怎么作诗,低声细语提醒李泰:“煮豆燃豆萁,膝行七步,背。”

李泰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李承乾。

李承乾继续说道:“膝行七步,背曹植七步诗!”

李泰抬头扫了一眼李世民,又看了看眼神坚定的李承乾,咕嘟咽了口唾沫。

李承乾应该不会害自己,拼了拼了!

李泰噔、噔、噔、噔、噔,一口气膝行五步,膝盖在地上行走的声音格外刺耳。

走够五步,李泰又走一步,开始背曹植的《七步诗》: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”

念完两句,李泰把最后一步走完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

李泰背完曹植的《七步诗》,整个太极殿一片安静,人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李泰搞得哪一出。

李世民悄悄翘了翘嘴角,转而却丹田运气怒吼一声:“混账东西!”

满大殿的人都被李世民的怒吼吓了一哆嗦,连后殿的长孙皇后和一众女眷都听到了李世民的这一声吼。

“来人,把越王拖下去,关进率更寺禁足一年!”李世民一甩袖子吼到。

什么玩意!你搞什么!李承乾!这怎么回事!

李泰惊恐的看向李世民,又看向李承乾。

李承乾点点头示意李泰放心。

我放你老母的……我放我老……淦!两个人一个老母,骂人都骂不顺畅!

太极殿的庆功宴继续进行,李泰则被一路拖到率更寺,塞到房间里一关完事。

李泰抑郁了,感觉自己被李承乾耍了,同时对李恪恨之入骨。

怂包李恪什么时候敢这样玩阴的了?想都不用想,肯定是别人教的!杨妃啊杨妃,你等着!

李泰毒誓发的震天响,心里却是深深的无力感。

自己干嘛要留在皇宫这个破地方?李泰怀疑自己命里和李世民天生犯冲,好像自己和李世民一摩擦出命运的大呲花来,自己就铁定倒霉。

回头问问孙思邈把长孙皇后的气疾瞧的怎么样了,要是已经有结果,就把孙思邈扔皇宫里给长孙皇后治病,顺带着瞧瞧以后李明达[1]的病。

要是没结果,也扔到皇宫里备用再说,这个是非之地自己不能待了。

现在已经贞观四年,颉利老突厥都被抓起来跳巴扎嘿了,自己却还困在长安不得动弹,自己来大唐一趟,可不能一辈子耗在这方寸之地。

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封地,到了封地之后,自己就是越州老大,想干嘛干嘛。

李泰忽然蹿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来:要不经营越州几十年,反了他丫的得了!

但随即李泰又放弃了这个想法,太扯淡了。

颉利牛不牛?牛,贞观元年跑到长安城墙根子下撒野,逼的李世民演空城计的人,结果呢?被李靖、李勣一票暴力分子按在草原上,把陈年老屎都给打出来了。

颉利手底下还有这个阿史那个必谢的大将都这么惨,自己手底下连个会带兵的都没有,这造个锤子反。

其实干嘛非要造反呢?越州是哪里,浙江绍兴,跑到海边造条船,带着人把流求占了当土皇帝不就得了?

搁着条海峡,只要操作的好,就现在唐朝那造船技术,自己根本不怂。

李泰兴奋的搓搓手,到时候在越州发展,在流求建设,反正现在的流求飞地一块,根本没人在乎,岭南节度使也懒得搭理,自己硬占了一点事没有。

火药要有,火炮要有,水泥要有,蒸汽机要有,火车要有,铁甲舰队要有,飞机要有,全火器部队要有。

李泰越想越兴奋,撮着手在地上走来走去画圈圈。不对不对,福建离流求最近,要是自己能想办法把封地换到福州或者建州就好了。

野心这种东西,就是这样子日益生根发芽的,就好比李泰一样,刚来的时候只想当个混吃等死的宅男,可现在却开始盘算着圈地当皇帝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