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回到大唐做魏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章 离京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一票禁军把布包堆在板车上,徐捷一挥手带着禁军进了城门。

厚重的皇城门伴随着吱吱嘎嘎的叫声慢慢合拢,在这三月天的深夜里格外刺耳。

“咣啷”一声巨响,城门闭合,皇城脚下拉着武二娘手的李泰,呆呆看着月色下高耸的城楼。

李泰的心情很复杂,以至于没法用合适的语言表达出来。

这一扇门,把一个世界隔成两半,门的里面歌舞升平天下安定,门的这面风雨缥缈危机四伏。

万言千语最后只化作了李泰的一声悲叹:“哎!”

不知怎的,李泰想起了李白的行路难,李大诗人感叹的什么李泰不管,现在这个时候,挺适合吟诗一首:“行路难,行路难,多歧路,今安在。”

武二娘拿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,倔强的说道:“不让住就不让住,破皇宫,我还不稀罕呢!以后我们修一个比这太极宫大百倍的皇宫住!”

“百倍?”李泰低头看着武二娘:“你半夜起夜不怕嘛?”

武二娘脸一红,腾出手来捶李泰:“你还提这事!”

李泰嘿嘿嘿贼笑着:“你那天到底怎么尿裤子的?是被吓的还是恭桶太远。”

武二娘耳根子烧的通红,拿两只手冲着李泰使天马流星拳:“你还说!你还说!不准说!”

李泰攥住武二娘的手,哈哈哈笑着说道:“我们两也是绝了,被扫地出门了还有心情在这里玩闹。”

武二娘一扬下巴:“多大点事,反正我也不喜欢住皇宫,我们去越州,建一个我们自己的家。”

李泰点点头:“有道理!多大点事!”

武二娘拉着李泰往板车走:“走吧!我们去越州!”

李泰学着不语的样子,躬身拢手,扯着尖嗓子,阴阳怪气的学宦官说话:“越王妃娘娘请。”

武二娘咯咯咯笑着,配合李泰演戏:“李泰,还不扶本妃上车。”

“奴婢该死,奴婢该死。”李泰说着话,掺着武二娘的胳膊,把她送到马车上。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武二娘坐在马车上,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。

李泰也笑了,小爷还没发现自己有当太监的天赋,刚刚这一通学,岂码学了不语太监相的八成有余。

李泰坐在车辕上,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,左右看看,一拍脑门:“梼杌呢!”

武二娘的笑声戛然而止,忙起身焦急的在布包间翻找。

正在此时,城墙上传来喵喵的叫声,李泰赶忙抬头望去,发现有一个篮子从城头缒下城来,猫叫正是从篮子里传出。

李泰跳下车辕,紧走几步跑到篮子前,借着月色往里一看,发现篮子里有一个大盒子,还有一个破竹筐底,梼杌便被扣在底下喵喵乱叫。

武二娘掀开破竹筐底抱起梼杌,李泰伸手把篮子里的大盒子抱了出来。

待李泰取完盒子,这篮子又被城头上的人拉了上去,自始至终城头上的人未发一语。

李泰知道城头上的人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而不发声,私自接触一个被圣人赶出家门的皇子,弄不好会惹的龙颜大怒。

李泰抱着盒子放到马车上,打开盒子的盖,里面装着一封信,十来个银饼子,一串铜钱,还有满满当当的各种被砸成一团的金银器物。

李泰拿起信,借着天光往信封上一瞧,瞧见了信封上的一行字:四弟泰亲启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