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回到大唐做魏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五章 遇袭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野外宿营,夏怕蚊虫冬怕风,三月天里睡了一觉,李泰感觉自己被冻透了,敲一敲邦邦硬的那种。

李泰从帐篷里钻出来,哆哆嗦嗦蹲在护卫点起的篝火前,伸出手烤火,手烤热了再用手搓冻僵的脸:“大爷的,冻死个屁的了,还好命够硬,不然一个伤寒就能把我埋了。”

等李泰把自己烤热乎了,武二娘才打着呵欠从帐篷里钻出来。武二娘倒是一点没冻着,昨晚窝在李泰怀里热乎乎的美美睡了一觉。

“四郎,你怎么了?”武二娘问李泰。

四郎,是武二娘对李泰的新称呼。最开始武二娘称呼李泰是“你”,后来相处熟悉了是“李泰”,再后来两人感情越发深厚了是“李老四”,直到离开长安之后才是“四郎”。

四郎这样的称呼,大多数用在家人亲友之间,长孙皇后就经常称呼李世民“二郎”。

李泰牙花打颤:“冷,我恨我自己长这么高,哪像你,长的矮,能缩我怀里取暖,冻不着。”

武二娘傻笑着揉揉眼睛,人还迷糊着,脑袋没清醒。

没多时马周也走出帐篷,洗漱完拿出包里的胡饼,掰一块放到嘴里使劲嚼着,腋下夹着用来记录李泰理论的纸册子,走过来蹲在李泰身边,盯着篝火发呆。

武二娘蹲了一会,脑袋终于清醒过来,回到帐篷拿了一盒细盐两根柳枝,把一根柳枝一头咬绵了,蘸上细盐准备刷牙。

李泰伸手抢过武二娘手里的柳枝,不顾武二娘愤怒的眼神,直接塞到自己嘴里捣鼓两下。

反正李泰不嫌弃柳枝被武二娘嚼过,两人一起吃一串烤肉,吸同一碗臊子面,喝同一份冰镇酸梅汤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过,两人谁也别嫌弃谁。

“你!”武二娘伸手去抢柳枝。

李泰从嘴里把柳枝取出来:“呐,不行你拿回去?”

武二娘拍掉李泰手里的柳枝:“你讨厌死了!”

“哎呀呀,好好的柳枝被你浪费了。”李泰看着掉在地上的柳枝,惋惜的摇摇头。

武二娘白了李泰一眼:“可惜什么,马车后面的柳树杈上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李泰转头看看马车后面跟大尾巴一样的柳树杈,嘿,还别说,这么大一根树杈,够小爷刷牙刷到越州了。

马周有点尴尬,李泰和武二娘在进行互动,马周这个大灯笼只好装作没听到没看到。

李泰问马周:“马周,我们这是到什么地界了?”

马周想了想:“应该是到襄州地界了。”

“那走的还挺快。”李泰说道:“这已经是山南道的地盘了,怎么不见有人来迎接我一下?”

马周咳嗽一下提醒李泰:“封疆大吏私交亲王是重罪,想必是避讳。”

李泰一脸郁闷,避讳个毛线棒棒锤,你山南道管事的不来,派个府尹啥的来接触接触,送点东西请顿饭不行吗?

“山南道归谁管?”李泰问马周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